私服天龙八部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私服天龙八部

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,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8482427879
  • 博文数量: 76588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18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53227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91002)

2014年(52390)

2013年(83049)

2012年(61807)

订阅

分类: 凤阳新闻网

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,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,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

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

阅读(95881) | 评论(64248) | 转发(34869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王洪菊2019-09-18

李光亮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

小徐接过了钱以后说道:“你们还得等我们会,我们在去卖点药回来。”然后他和神鹰一起又回去买药去了。小徐接过了钱以后说道:“你们还得等我们会,我们在去卖点药回来。”然后他和神鹰一起又回去买药去了。。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

杨波09-18

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。

廖培佑09-18

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紫夜悠风说道:“那是当然了,我也只是这么一说,如果有机会你可得帮我也抓一个,我买,但是垃圾我不要,不但不能帮助打架,倒成了累赘了。”。

徐燕09-18

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。

蒋文09-18

这个时候紫夜悠风走了过来说道:“追魂啊,我听韵儿妹妹说,你不但很厉害,而且还很会抓宠物,有时间帮我弄个宠物怎么样啊?我花钱买也可以。还有就是你可真是够幸运的,得到了韵儿这样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聪明又有内涵的女孩,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啊,你好好的珍惜吧!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

陈娅09-18

紫夜悠风说道:“那是当然了,我也只是这么一说,如果有机会你可得帮我也抓一个,我买,但是垃圾我不要,不但不能帮助打架,倒成了累赘了。”,“我会的,我说过了,以后不会让韵儿在受到伤害,无论是在游戏里,还是现实中都一样,不过宠物的事吗,这要遇到才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去弄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宠物而浪费我的时间,在说了,那些垃圾的宠物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对吗?”。小徐接过了钱以后说道:“你们还得等我们会,我们在去卖点药回来。”然后他和神鹰一起又回去买药去了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